美国新巴尔的摩的虫虫狂欢节

  美国密西根州陆地板块的东南部,也就是地图上酷似手套形状的“拇指”根部,有一个叫做新巴尔的摩的小镇,总面积只有17.43平方公里,总人口不足13万,每年的6月过完父亲节后的第一个星期三,这里都会开启为期五天的狂欢节。这样的狂欢已经走过了53个年头,今年同时也是新巴尔的摩小镇成立150周年。

  这场历史悠久的狂欢节,是以一种虫子的名义举办,严格地讲是一种叫做“鱼飞”(fish fly)的飞行昆虫。每年的5、6月份,在美国的密西西比河流域,还有新巴尔的摩镇所处的圣克雷尔湖沿线以及底特律河流域,会准时出现一种叫做“鱼飞”的飞行昆虫。它们成群结队,遮天蔽日,停落在任何可以停留的地方,静静地扇着翅膀,所到之处一片密匝匝的黑色,路上、墙上、车身以及电线杆和垃圾桶,所有能供大面积降落的地方,都是黑黑的一片。这样的场景让人惊愕,也会让大部分人感官不适。

  据说“鱼飞”没有嘴,不能叮咬,但是它们如幽灵一般地缓缓落在人身上,悠悠地翕动翅膀,这都足以让人乍起毛孔浑身发紧,而且它们还散发出一种奇怪的臭味。每当“鱼飞”泛滥的时节,人们几乎不出门,因为门一拉开,脚一迈出,就走进了一个包围圈,如若头上胳膊上一不留神落上几个,便会歇斯底里地跳起来,手脚一阵扑通。夜幕降临,“鱼飞”在路灯下聚集,在灯光下飞舞,密集度之高像是下雪,在地上堆积起来也像是灰色的雪堆,汽车轧过去,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人的脚走上去也是那样的声响,清脆得很。

  每年这时,美国的媒体都会有很多的报道,连中国国内的网站也会贴出吓人的照片。

  “鱼飞”的生命之初是卵,在水底潜伏一到两年,然后钻出泥泞,浮到水面,晾干翅膀,再经过一次蜕变,变成最后的样子,完成交配,再产卵,最后死去。从它脱离水域到最后死亡,时长为24小时到7天不等。“鱼飞”在阳光下的生命是极其短暂的,它们的存在往往是为鸟儿和鱼提供一次大餐。

  跟“鱼飞”一起狂舞的还有鸟儿和蜻蜓,成群的鸟在地上啄食,在空中阻截,蜻蜓也混在“鱼飞”群里,让人不辨真伪雌雄。当然,“鱼飞”的出现还证明了一件事:当地的水质很好,水里有供应生物生存所需的丰富氧气。“鱼飞”就是水质的天然检测器和晴雨表。

  每年的6月,像是看了日历一般,“鱼飞”一夜之间就出动了,迅速集结,占据各处,告诉人们从水底到日光下正在发生的神奇的轮回变化,新的一季按时开始。

  当“鱼飞”在各处泛滥的时候,新巴尔的摩小镇的人们却开始了以这些飞虫为名的庆祝,而且一坚持就是53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日本人有樱花节,苏格兰有火把节,威尼斯有假面节,西班牙有西红柿大战,巴尔的摩小镇的人们却为这群观之不适闻之作呕的飞虫专门制定一个节日,而且一连庆祝五天才罢休。

  这场狂欢举全镇之力,涉及政府部门以及商业、企业还有个人,涵盖全镇的男女老少,有时还会吸引周边地区甚至邻国加拿大的朋友前来参与。这场狂欢虽然以“鱼飞”为名,但除了小镇醒目处那个巨大的“鱼飞”的城市雕塑,以及宣传资料上卡通意味十足的“鱼飞”的形象展示外,其他的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狂欢项目。从周三到周日,每天有不同的活动安排:周三举行盛大的开启仪式、小镇选美比赛、儿童趣味游戏比赛以及著名乐队表演;周四,吹气球比赛、乐队表演以及盛大的烟花燃放;周五,吃派比赛、披萨派队、成人趣味游戏比赛;周六,吃披萨比赛、乐队表演、动物游园以及舞会;周日,传统早餐体验,然后就是整个狂欢节的高潮——万众期待的花车游行。

  狂欢节的主场是在湖边与主要城市干道之间的一条小街道上,各种游乐设施使这里变成了游乐场,全天开放的摩天轮、跳楼机以及各种娃娃机等列在两旁,吸引着大人和成群的孩子们,这里成了欢乐的海洋。夜晚的街道上也是人潮涌动,摩天轮的灯光照亮了城市,乐队的音乐笼罩着跳舞的人们,还有各种街边美食刺激味蕾。

  节日期间,小镇举办花车游行。游行下午1点开始,人们早早地搬着椅子、抱着毯子在路边沿线等候,绿草地上到处是花花绿绿的人。更有人席地坐在马路牙子上,静静地等待路的尽头出现今年的第一辆游行花车。相比其它的游行,这里的游行稍显简陋,有时就是几个人拖着一辆小拖车,小拖车后面拉着两个木制的玩具鸭子,这也算是一个方队。有的就是三个人共同举着一个小小的条幅,再加上比较特别的小碎步。游行方队里还有很多的童车,母亲推着懵懂的婴儿,他们是某亲子机构代表队。但是这种简单简陋直达内心,你知道他们代表谁为谁而走就够了。

  游行也是一次互动的机会,为小镇服务的各种政府部门——警察局、消防局、救护队等都派出代表,他们展示的是威武的力量、有序的训练、严整的纪律以及使命必达的神勇。人们向他们欢呼致敬,将掌声献给为自己服务保护自己的这些勇士,他们是真正的公仆。消防车总是最后出场,那是一场压轴大戏。一个消防员站在车顶上,打开水枪向天空喷射,水花洒下来,沐浴那些紧跟着车飞跑要去把自己淋湿的孩子。更有居民早早做好准备,他们准备了上百个“水气球”,消防车一旦靠近,马上投掷射击,不一会儿消防员就是一身水。就这样上下水力对开,一片混乱,无辜的人们尖叫着躲避射击。这是最欢乐的时刻,也是最融合的时刻。在这里,掌握着武器的人真的只是服务员和公仆,这不是靠着煽情的宣传可以做到的。

  这是一场全体民众的狂欢,让孩子翘首企盼,让大人回味久久,它更是一场公益盛典。组织者会把节日期间所得的每一分钱用到公益事业,反馈社区。比如,他们会为当地的两所高中提供奖学金,从奖学金项目设立至今,他们已经捐出了8万5000美元;他们为每年的圣诞树电灯活动提供费用,已经坚持了35年;他们还出资建设了水边的游乐场、公共卫生间、公园、两个足球场、四个篮球场、一英里长的步行道、停车场以及其他的野餐场地。小小的组织,小小的镇,坚持50几年就地狂欢,他们创造了欢乐,也弘扬了公益,造福了居民。

被欢乐谷娱乐 发布于2018-09-03 10:18 .